小妖

【番外·肆】阁主:东宫爱情事故

大橙子与猫殿下:

【《技巧》全系列请看目录




(一)


话说蔺大阁主这人,多少还是要脸的。


得了便宜,不能一直卖乖。


从林氏宗祠出来前,还是把媒人谢了一遍。




晚间英姿勃发飞进东宫,迎面撞见白术姑姑。


姑姑又惊又怒,恨恨道:“先生知些轻重!”


阁主莫名其妙一哆嗦。




进得房中,见殿下面容疲惫,眼睛倒亮,开开心心叫一声“先生”。


待到入手一片热烫,阁主恍然大明白,背后生恶寒。


姑姑饶命!你家小太子先动的手!真的!




(二)


夜间自然又留宿东宫。


莫说额头,殿下腰臀脖颈都烫手,偏不肯吃药。


主要是没脸。


去太医院抓药咋说?一亮药方,我们殿下……




好在阁主医术了得,几针下去就见好。


阁主出了一身大汗,大骂小太子“害人害己”。


殿下一个翻身,一巨大人形烫手山芋伏在阁主身上,额头相抵、鼻尖相触,喷出一小股热气。


“先生不要说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刚才说了什么?




(三)


阁主有点浑身乏力。


没办法,恢复康健、刚刚开荤的太子殿下,稍有那么一点“索求无度”。


阁主毕竟是内伤痊愈没多久又舟车劳顿的中年人啊。




这事怨不得殿下。


他少去太子妃处,又不看良娣美人,整日宿在书房,不近女色。


叫太医院怎么想嘛。




这日阁主硬着头皮又来东宫,赶上晚膳。


殿下笑吟吟邀请阁主一起吃。


阁主指着一盆枸杞虫草腰花汤跳脚:


“不许吃!扔出去!扔出去!!”




(四)


友邦来使,太子大醉而归。


撑到书房,见阁主老实等他,笑了一笑。


遂吐了阁主一身。




料理得当睡至半夜,阁主突然听到微弱的呜咽。


苍天啊第一回见小太子哭。


赶紧点灯,要记下醉后痴态明日嘲笑之。




殿下一时抽噎不止。


阁主笑得不能自已,欲下床找纸笔画下来。


衣角被抓。小太子两眼含泪扒他衣服。


亲娘诶有没有王法了。




殿下又哭又闹,手脚并用。


阁主拍拍抱抱无济于事,突然福至心灵:


“听话,不做那事,我也爱你。”


殿下马上就不闹了。




天亮阁主把迷迷糊糊的殿下捞起来。


“说!你当蔺某是什么人!什么人!”




【送给莫名烧到懵圈的我记几~休假就生病才是没有王法!】